亲,欢迎光临25中文网!
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25中文网 > 玄幻魔法 > 和偏执大佬双双重生后 > 第170章 路是你自己选的
  • 主题模式:

  • 字体大小:

    -

    18

    +
  • 恢复默认

第170章 路是你自己选的

黎川扫地时,看到小满进观来。

小满先开口:“川儿,俺姐呢?”

“你上来干啥?又找你姐拿手机?”黎川没好气。

“我就不能干点别的事?”小满郁闷道,“这不快开祠堂了吗,我看看有啥要帮忙的。”

黎川真要笑了,“你自己说吧,啥活儿用的着你帮忙。你不添乱就行了!”

在他眼里,小满就不是个勤快的人。

小满撇了撇嘴。

“跟你没话说,我找俺姐去!”小满一头扎进黎湘月的屋里。

没见到姐姐,只看到小朔和黎响趴在电脑跟前看动漫。

“哥!”小朔向他招手,暖心道,“火影更新了,快来看!”

小满坐过去,心不在焉的盯着燃爆的画面。

他看不进去。

“咱姐呢?”

小朔:“练功房里头呢。”

小满往门外看去。

其实从这里看不到练功房的位置。

黎响瞥他一眼,“小满,你不进祠堂啊?”

小满郁闷:“我想进啊。俺奶不答应啊。”

“你想进就进呗,谁还能真的拦着你啊。”黎响不太喜欢他摇摆不定的样子。“你不会是怕了吧?”

小满登时梗起脖子大声否认:“谁害怕了!你们都不害怕,送有啥好怕的!”

“你就是害怕了。”黎响肯定道,接着又调侃了一句,“害怕就害怕呗,这有啥不好意思承认的。”

“都说了,我没有害怕!”小满强硬道。“你对我用激将法没用!”

“谁激你啊。你不跟我们一块儿去,我高兴还来不及呢!”黎响夸张的笑了几下,“你不去,你帮我们把后勤工作搞好。”

“哥,你真不去啊?”小朔有点失望。

小满:“咱奶不让去啊!”

小朔道:“咱奶有咱奶的想法,她的想法不一定是对的。反正我是一定要跟咱姐进祠堂的。我可不想将来后悔。”

“你懂啥!”小满跟弟弟的想法不一样,“咱奶的想法就不重要了是吧?她白疼你了!”

小朔不假思索道:“我知道咱奶疼我。但是我想做的事就一定要去做的。反正我就是要跟咱姐一块儿进祠堂!

一开始咱姐想当大族长,咱奶也不同意,到最后还不是依着咱姐啊。我跟咱姐又不是去干坏事。咱奶拦着不让进祠堂,不就是怕咱搁里头出事吗!

照你说的,这有啥好怕的!”

小满嘴唇蠕动了一下,却没有说话。

黎响搂着小朔:“别理他。他就是害怕了。他要是打心眼儿里真想进祠堂,就跟湘月想当大族长一样,谁都拦不住的。”

小满看他们一眼,心里有些难过。

过了一会儿,黎湘月从练功房出来。

看到小满一个人搁院里坐着,她走过去。

“小满,你坐这儿干啥?”

“姐......”小满哽咽唤道。

他抬起脸来望着姐姐,一双眼睛红通通的。

黎湘月坐他身边,“难过啥呢?”

小满埋头揉了一把眼睛,随即摇了摇头。

黎湘月叹道:“你要是不想进祠堂,那就不进。没人勉强的了你。”

“我还是想跟你一块儿去的。”小满捂了一下闷闷的胸口,“我不知道咋跟你说!反正我不是害怕!”

“姐知道。”黎湘月的手在他后颈处捏了捏,“那天我跟咱奶吵过之后,我回来想了想,我发现我太不顾虑你的感受了。”

小满抬眼看她,“你知道?”

“一直以来,九爷和川儿他们都指着你当大族长你开祠堂。也没人管你是不是愿意。你要是不愿意,那就算了。你有权利去追求你自己的人生。”黎湘月对他笑了一下,“不过有些话我还是得给你说清楚的,你别以为你不当大族长不用开祠堂就没压力了。既然你选择了不同的路,肯定还是要承受对应的压力的。

就像咱江叔一样。江叔当初就是不愿意跟川儿一块儿继承九爷的位置,才下山去闯荡。这些年,他在外面吃的苦,我们没有在他跟前,根本想象不到。他现在承受的压力也是来自各方各面的,九爷不认他这个事也是他必须承受的压力之一。

既然你想选择去走不一样的路,那就要承受族人们对你的态度。以前他们捧着你,那是因为你是他们的指望。现在他们唾骂你指责你,那是因为你不仅放弃了你该承担起来的职责,还抛弃了你的族人,让你族人一次次失望。

姐也没法说你。你想做什么就去做什么吧,我不会逼你。我会支持你,但是你别异想天开让身边的人为你的梦想买单。你自己要有骨气,就跟江叔一样,在你喜欢的领域闯一番名堂出来,让你身边的人都认可。

不然,你在其他人眼中,就是胆小鬼、懦夫!

姐不想你成为这样的人!

姐明白你。也希望你能明白姐说的话。”

小满点点头。

黎湘月又说:“你也不要心生怨念。你承受的压力并全不是周围的人施加给你的,很大一部分是你自己制造的。

你现在可能还不懂姐说的话,等你大了你可能就明白了。”

“姐!”小朔抱着暑假作业跑来,“姐,我暑假作业写完了,你帮我检查检查吧!”

黎湘月接过他的暑假作业,看了一眼小满,对他欲言又止。

她把小朔招到她另一侧坐,在开始检查他的作业之前,开玩笑似的问:“你没让黎响上网帮你查答案吧?”

“没有!”小朔认真道,“都是我自己写的!我糊弄谁也不会糊弄你啊!”

“乖!”黎湘月一本一本的检查,指出了几个有问题的地方,细心的把每个出问题的那一页折个角。

小朔抱着作业本去修改。

小满从始至终都闷着头。

黎湘月的声音在他头顶上方响起:“小满,你不能把你的追求当成你的贪玩的理由。你得暑假作业完成啥程度,我也不问了。全凭你自觉吧。

你还想让所有人跟之前一样跟着逆屁股后面盯着你催促你,不可能了。你也不喜欢这样,总觉得我们这样是在安排你。

我们也没那个闲工夫了。再说你现在也不小了。我们可以尊重你的选择,首先你要自己尊重自己,才会赢得我们日后对你的更加尊重。

你将来想干啥,你想好没有?”

小满闷声回道:“电竞选手。”

黎湘月愣了愣,“职业打游戏对吧。想好了,就朝这个方向努力吧。”

“还电竞选手!你咋敢想的!”黎川冒出来,毫不留情的抨击小满,“要操作没操作要意识没意识,就这还梦想当电竞选手!你以为打职业的电竞选手,是个人就能当啊?

你真当你王者是自己上来的啊,还不是靠我们带!来来,我给你一个新号,你自己打上王者去!

我不要求你上多少星,你只要能打上王者段位,我送你全套皮肤!你要是不靠自己上王者,那就别怪谁看不起你!我会跟十一十二他们讲,让他们都不要带你!

我倒是让你姐看看,你到底是真有本事,还是给自己贪玩找借口!”

黎湘月轻拍小满,“自己给自己争气点吧。”

小满低着头,也不说话。

黎川申请了一个新号,连带手机一块儿交给他。

“给我打上王者!正好新赛季。让我们看你有多大本事!”

“真的全套皮肤?”小满满眼期待的看他,显然是被他开出的条件打动了。

黎川:“我说话算数。那你也说说,你这赛季要是上不了王者咋办?”

小满不假思索道:“我要是上不了王者,那我以后再也不说打职业这个事了!”

“行,这话可是你说的!”黎川指了一下黎湘月,“你姐可在跟前呢!”

“就是当俺姐的面,我才这样说的!”

小满早早的夸下海口,但他似乎对自己的实力太过自信了,好不容易攒够了英雄可以打排位了,可打了两把输了两把。

他再接再厉,越挫越勇。

费豫洲忙完了线上的工作从屋里出来,伸着懒腰向小满走来。

“你怎么一个人在玩?”

小满正打关键团战,一边疯狂输出一边做着狰狞的表情。

“我要上王者!一定要上王者!”

结果,团战失败了。

小满迁怒费豫洲:“都怪你搁边上影响我!”

费豫洲无辜:“这好像不怪我吧。团起来的时候,你不打对面c位,追着一哥肉疯狂输出。看看,你的队友都在骂你了。”

看到队友骂他小学生催他赶紧写作业,小满顿时气急败坏,生出一股砸手机的冲动。

不行!

他不能认输!

复活后,他再次上线。

这次在费豫洲的指点下,他稳多了。

不过最后这把还是输掉了。

毕竟经济差的太多了。

“真是晦气!”小满退出游戏,“今儿不适合打排位。”

他把手机拿去还给黎川。

黎川似笑非笑的问:“赢几把了?”

小满沉着脸,“一把没赢!”

黎川又道:“你不用进祠堂,那你开祠堂那天直接去学校报道吧。”

“啥?”小满叫起来。

黎川:“马上就开学了,你不会还没意识到吧?”

小满浑浑噩噩,“都快开学了啊!还好我小学上初中,没有暑假作业!”

“真光荣!”黎川嘲讽道。

“你更光荣!”小满反唇相讥,“你连初中都没上过,恐怕不知道小学毕业没有暑假作业吧!”

“我是文化低,我会的本事,你会吗?我用脚打游戏都比你打的好。”黎川最后这句话可算是戳到小满的痛处了。

小满扁扁嘴,“我今儿状态不好!等我调整过来再战!”

“哪个职业选手跟你一样还要调整状态的,上了比赛场就要拿出最好的状态打比赛,你以为比赛时间都是专门等他调整好状态才开始的啊?我劝你啊,没有那个本事,就别瞎比划了!”

“咱俩的赌,还没晚呢!这个赛季,还没结束呢!你就等我上王者,给我准备好全套皮肤吧!”

黎川:“我随时都可以,就看你了。”

小满气闷不已。

黎川突然严肃脸,“你确定了是吧?”

小满怔了一下,“啥?”

黎川讲明白,“确定你以后的路,跟大族长不沾边了是吧?”

小满嘟囔:“这不是有俺姐吗!”

黎川加重口气:“请你正面回答我的问题!”

小满吓得一哆嗦。

半晌后,他点点头,“嗯,确定了。我以后不当大族长。”

“那好。我跟你一块儿下山。”黎川率先往观门口走,“有些事,我得当面跟你奶交代清楚。”

小满跟着他下山,一路上都没说话。

黎川把他送到柳氏跟前。

“六娘。”黎川郑重都对柳氏说,“打今儿起,小满就不是大族长的继承人了。”

柳氏一时半会儿没能反应过来。

她拉了一下小满:“你是不是又干了啥坏事,惹你川叔生气了?”

小满张了张嘴,不知道该咋说。

“没有。”黎川看了他一眼,尔后又对柳氏,“这是他自己决定的。老早之前,我也看出来,这孩子不愿意当这个继承人。

现在湘月继任,以后就没他啥事了。景山也愿意将来从他那一脉培养出个继承人来。六娘,你不咋到观里去,有些事您可能不知道。

梵天香的那几味重要的药材确实存得少。每年药材就产那么一点,我们也没找到适合药材生长的条件。所以,从今以后,我们要给小满断药了。”

“这!”柳氏为难,“不断药......行不行?”

黎川摇头,“六娘,您要是心疼您宝贝孙子,以后就少让他往外面跑。我得对以后的继承人负责。今儿就当小满出师了吧。以后我也没心思管他了。”

“川儿......”柳氏红着眼,“六娘知道你难,你也不想看着小满走上他爹娘的老路吧!”

“我不能为了让他一个人成活,就把原本给湘月和以后继承人的资源用他身上。再说,他以后要出去闯荡压根儿就用不上梵天香。湘月大学四年没有用香,不也好好的吗。”黎川无奈,“六娘,您要怨就怨我吧。”

柳氏:“那......湘月泡药澡的时候,我让小满跟他姐一起——”

黎川打断她的话音:“六娘,他都快十三岁了!您还当他是个啥事儿不懂的娃娃啊!”

柳氏结巴了。

黎川看了一眼低头不语的小满,“小满,路可是你自己选的。现在如你所愿,我们不会再逼你做你不愿意做的事了。

你姐现在不能受气。以后你有啥难处,你尽量跟我说。别去找你姐。我该帮的帮。帮不了的,你自己想办法。还有你开学,要是再请家长,除了你姐,你找谁都行。

你要是想让你姐多活几年,你就本本分分的做个人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