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欢迎光临25中文网!
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25中文网 > 武侠修真 > 我做镇尸人的日子 > 第三百一十章 聂禩的打算
  • 主题模式:

  • 字体大小:

    -

    18

    +
  • 恢复默认

第三百一十章 聂禩的打算

太渊的大军莫名的停滞在了半途上,这让一些一直关注着的人都感觉奇怪。

大军行进,理应有个目标,现在这样莫名其妙的停了下来,玩呢?

大军帅帐中…有一行人正聚集在这里,大皇子让人搀扶下去一个中年人,也是一名人间行走,算出来一个大概的位置,比上一次的范围还要大。

但这次大皇子并没有直接开拔向那个位置,而是低头沉思着什么。

“大哥,为何不尽快赶去,避免他再次逃脱。”聂禩开口问道。

“你也知道,隐司得到了消息…有无极傀儡的踪影现世…”大皇子道。

聂禩心神微动,这个消息他当然知道,不过相对于大皇子,他明确的知道无极傀儡在什么地方。

根本没有消失,被埋葬在什么地方,就在墨城中,也就是意味着,这里面有猫腻,但大皇子并不知道。

想到这里,聂禩的神色微动:“大哥,咱们是来捉拿宁宇的。”

大皇子扫了他一眼:“父皇来的时候也说过,要寻找无极傀儡。”

“无极傀儡什么时候都可以去找,但宁宇…”聂禩摇头,坚持自己的态度,同时又紧接着补充道:“无极傀儡早不现世,晚不现世,偏偏在我们寻找它的时候现世,这里面难道没有猫腻吗?”

“你以为我没想过,但更像是墨主按捺不住了,想取回无极傀儡。”大皇子自有自己的猜测。

加上皇室亲情的“加持”,你越不想让我去干,我就得恶心你。

“大哥,大军调动,无数人都在看我们,那些弟弟们更是看着我们,是来捉拿那个复建古国的宁宇,不是大张旗鼓的寻找无极傀儡!”聂禩沉声道。

“如果这样,我们势必会和墨城闹反,这可是太州!”

“太州又如何?墨城又如何?堂堂太渊,惧怕一座城?”大皇子喝问。

“宁宇?你也好意思提,若不是你为他做担保,此人现在还应该在太渊大牢中!”

聂禩脸色涨红:“我会禀报父皇,我绝不同意去寻找无极傀儡!”

“怎么…害怕我们找到无极傀儡覆灭墨城吗?你要记住,你是聂家的人,不是墨城的人!”大皇子高声道。

周围的很都在瑟瑟发抖,不敢抬头…听着两位大佬吵架。

“你!”聂禩气的拂袖离去,魏公公急忙跟了上去。

“给我仔细察探无极傀儡的消息…”大皇子冷声道,传下命令,同时吩咐:“把宁宇的位置给那四个人传去,就说我们随后就到。”

大皇子自然没有放过宁宇,不过有现成的工具人可以用,所以他才去搜寻无极傀儡。

聂禩出了帅帐后,快步离开这里,脸色阴沉,无人敢触他的眉头,回到自己的大帐中,他立即挥退所有人,自己一人独坐帐中。

“你放任军队去搜寻无极傀儡,万一出了什么事,太渊可就完了。”一道模糊的身影浮现。

“呵…太渊…太渊…井底中的王者,谁在乎…”聂禩嗤笑,自从得到圈外的消息后,他的心态就逐渐转变了。

现在在看那王座,更像是一个笑话…

同样的,那些哥哥,弟弟也是这样的想法,但他们同样会去争,因为坐在皇位上,享受到的资源可是非常巨大的。

“所以,你想坑大皇子一把…好狠的心啊…把十万太渊军队做赌注。”那模糊的人影叹道。

“十万太渊大军,不是随便的事情就能覆灭的…”聂禩摇头,认为事情并不会这么悲观。

“而且,就算覆灭了,对我来说…也不是什么坏事…”

“你想要什么?皇位?还是什么…”模糊的人影问道。

“现在吗?”聂禩并没有回答,只是摩挲这戒指。

……

“剑尘,太渊的人似乎没有跟上来…”年轻风水师道。

“无妨,我们找他本就只是为了搜索宁宇的位置而已,并不寄托什么。”剑尘很淡然。

谨慎起见,四人都没有进入大军腹地,避免出意外,所以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“哼,那小子也是他们的敌人,擒下之后,一定要去索要报酬。”骨盔壮汉冷声道。

“能擒下再说吧…”年轻风水师哀叹,上次被宁宇的风水造诣打击的不轻。

太州城东端,山脉连绵不绝,密林覆盖大地,这里罕有人至,有大量的妖兽在这里生存。

古二与释迦就在这里,释迦环视四周,点了点头:“这里还算可以,有天然的隐蔽。”

“去准备材料吧,可以布阵了…”显然此刻掌控释迦的是宁宇。

大量的材料被取来,闪烁着光辉,染血的古剑,璀璨的头颅,墨绿的木头等都是难得一见的珍贵材料,此刻却都一箱箱的搬来。

释迦周身浮现数量庞大的细小的阵纹,刹那间放大,笼罩在整座山脉上空,随后直接烙印在了大地上。

“让你的人沿着这阵纹铭刻,记住要用百年怨魂做辅料,研磨出魂墨…”

宁宇嘱咐道,这些重复性的工作,都可以让复兴教的人去办。

他在这里监察着,同时准备一些核心地方的布置…

过去了两天左右,释迦眉头紧皱:“有人触动了我的风水阵…”

古二还没开口,一阵恍惚,宁宇就离开了释迦的躯体。

“让他小心一些…”

释迦颔首:“主人自会无事…”

……

“马坤,你是不是没听见我的话,告诉你了,不要碰那根树枝!”年轻的风水师怒道。

不远处,一些细小而繁杂的阵纹铭刻在一颗小树上,而树上的枝干已经碎裂了。

“你没说清楚,谁知道那是风水阵…”带骨盔的壮汉强自解释。

“他已经知道我们来了…”年轻风水师皱眉。

“也可能是野兽什么碰的,咱们在这蹲着,说不定可以伏击他。”马坤提议道。

“呵…他是大风水师,不是大傻子…”年轻的风水师嗤笑道。

“那风水阵首先会发出轻微的攻击,刺激你肉身,你的肉身会自主反击,才能震溃…普通野兽有这个本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