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欢迎光临25中文网!
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25中文网 > 武侠修真 > 花朝锦官君莫知 > 第二百五十二章 正面交锋
  • 主题模式:

  • 字体大小:

    -

    18

    +
  • 恢复默认

第二百五十二章 正面交锋

一旁的花朝本来看着突然出现在眼前的锦官,内心止不住欣喜,喜上眉梢之际一听到后面的这些话,眉毛一下子就耷拉了下去,但此刻嘴里被塞了东西,纵然心中又无数想要骂人的话,也只能伴着“嗯嗯咿呀呀”的声音而模糊了。

锦官微微侧头看向花朝,眼底流露出一丝难得的温柔,随即便换上了一脸的坚毅,回过头来看着血厥他们。而血厥的目光,早已被他身后的墨骨剑给吸走了。

锦官自然知道,他这眼神代表着什么。

“你喜欢这把剑啊?”

“你到底是谁,为什么能够驱使墨骨剑?”血厥的脑子里突然冒出一个大胆的猜测,但又不敢轻易去求证这个猜测,因为眼前这个少年身上,几乎看不到任何属于当年那个人的影子,甚至都察觉不到任何他的气息。

“我刚才不是给你介绍了吗,大羲朝十六皇子,天渊阁弟子,锦官!这一次,听明白了没?”

“为何你?”

“你说这把剑啊?”锦官顺势取下墨骨剑,拿在手里把玩着,这举动却有些吓到对面的血厥,“这把剑当初自己认我做主人,不信你问问你身边的两个人,想当初左镇总是想要偷我这把剑的,所以你们干嘛对这把剑这么执着?如果你们实在想要的话,不如我们做个交易如何?”

冷旭和无欲看着锦官,回想起此前与他的种种,下意识地提高了警惕。

“血厥,此人不可轻信!”

听着无欲的话,血厥露出一脸狐疑,而锦官则笑道:“怎么,吃一堑长一智啊,还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?虽然此前我们的确闹过些许的不愉快,但现在你们绑了我的贴身侍女,而我呢,又救人心切,要是能用和平一点的方法解决,那自然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!”

“所以你的交易是什么?”

“我用墨骨剑,换她!”锦官说着,将剑举在身前,另一只手则指着花朝,看上去没有丝毫的迟疑,但与他此前有过交道的冷旭和无欲却满是怀疑,拉住想要上前验明真伪的血厥,小声劝道:“这小子奸诈得很,不要贸然上前!”

“怕啊?那就算了!”见冷旭拉住血厥,锦官笑道,“还是说你们想要用其他的东西来交换?”

看着锦官一脸不在意的样子,血厥这边愈发疑虑起来。

“要是不想要墨骨剑,我这里还有龙形佩,虎尾鞭这些东西,你看你需得着哪个,我给你就是了!”

“虎尾鞭?”

“你想要啊?”

冷旭面露欣喜,道:“看来还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啊!”

听得他这样说,锦官心底暗自思忖到,血厥要虎尾鞭是干什么?不过也对,墨骨剑认主,他们拿去,似乎也没用,还不如选个厉害一点儿的神器,增强增强自己的功力。

“好吧,虽然本公子刚拿到这虎尾鞭不久,还没玩儿够呢,不过你想要,就送你了!”说着,掏出虎尾鞭来,又说道:“那人,你是不是也该放了!”

“不,我们要的,是你!”

“呵!”出人意料。锦官笑了笑,道:“你们还真是贪心啊!既然这样,谈判不成,那就只能硬抢了!”话毕,长剑立于身前,一个猛冲朝着血厥袭击而去。

血厥闪身避过,绕到锦官身后,不屑道:“纵使你能驱使墨骨剑,却不能发挥他真正的力量,想要应付我,不自量力!”

锦官几个回合下来的确处于劣势,但也并未如同血厥预料的那样不堪一击,再加上,刚刚复活的他本来就灵力不够,所以二人之间的争斗谁都没有占到上风。

“看来令众仙门害怕的魔尊大人也不过如此嘛!”锦官话里带着挑衅,血厥却并没有因此掉入他的陷阱。

“你小子想激怒我,让我因为气运不稳而出现漏洞让你小子钻,这些小聪明,就想打败我?”不过血厥的身体的确有些问题,一来是因为自己还未完全和这具肉身融合,二来是因为自己没了炎魔之气,功力自是比不过当年。

“既然你都看出来了,你应该也晓得,我俩这样打下去,对谁都没好处,不如我给你出个主意,你看值不值当!”

“什么主意?”

“你告诉我怎么取出炎魔之气,我帮你!”

“什么?”

“我知道炎魔之气在花朝的身体里面!”

“小子,既然你知道,那我更不可能将这丫头还给你了!”

“所以我说咱俩做个交易啊!

“哼,你到底要怎么样,赶快说!”

“取出她体内的炎魔之气,用我来交换她如何?”

“你?”血厥来了兴致,“你能有什么用?”

“别忘了,我能够驱使墨骨剑,而墨骨剑中,有取出炎魔之气必备的东西!”

“小子,你倒是知道得很清楚啊!”血厥兴致愈发高涨,“看来你的确是有备而来,不过你可知道,入我魔道,从此以后,你将被三界众仙门唾弃不已,再也没有回去的机会了!”

“什么仙门什么魔道的,本公子从来不在乎,反正你且说这交易值不值当吧!”

“既然如此,你总得表表决心吧!”、

“决心?你想要我怎么表?”

“饮下这曼陀罗之毒,成为我的死士,如何?”

看着血厥伸手递过来的一个小小瓷瓶,锦官面不改色接过来,笑了笑,随即一饮而尽。

花朝看着他就这样喝下了那东西,一个劲儿地哼哼着,整个身体用力的挣扎着,却仍旧不能挣脱束缚。

“很好,我信你了!”说完,给冷旭使了个眼色,让他把塞在花朝嘴里的棉布给拿下来了。

“臭小子,你脑子进水啦!你刚入仙门就堕魔道,你是不是有毛病啊!你忘了你是……”

“哈哈哈哈!”为防止花朝说漏嘴,锦官大笑几声,“趁我还清醒,容我和她说两句?”

血厥点头应允,锦官便走到花朝身边,“别吵!”

“你疯了?清零可不在这里,那毒可没解药!”

“放心,我早有准备!”锦官凑在花朝耳边小声说着:“现在要紧的是先去除你体内的炎魔之气,否则说不定哪一天,你就暴毙而亡了!”